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3中文 >> 香蜜同人之穿越世界来爱你 >> 三章合一

第二日一早,晨光微熹,正是润玉往日早起上朝的时辰,他习惯性地醒来,抬手时温暖绵柔的触感和脖颈处湿热的气息令他一愣,思绪瞬间清醒,眸中才闪过丝丝警惕便又柔和下来——他才想起来,自己昨日与梦曦成婚,身边的人正是梦曦。

脑海里浮现昨夜自己失控的模样,他禁不住脸一红,手上却稍稍用力收紧,将梦曦拥得更紧了些。

梦曦被他这动作惊动,眼也未睁,手上稍稍用力推着润玉,沙哑着嗓子下意识假哭着嘟囔:“不要了,困……”

只是她根本没睡醒不说,手上软绵绵的一丝力气也没有,面颊尽是绯色,动弹了两下便又软塌塌地睡着了,只留下清醒的润玉听着她的这句抱怨,羞得浑身漫上粉色。

昨夜,两个人都是没经验的,前半段都是看春/宫图看得多的梦曦主导,后半段便全然是润玉做主,前面润玉羞得一动也不敢动,后面梦曦禁不住哭哭啼啼嚷着困,也算是风水轮流转。

也是那时候梦曦哭得直接睡过去了,润玉才忽然想起来,梦曦比他小许多,还是个娇嫩嫩的小姑娘,仿佛一块只需加点酱汁就能吃的嫩豆腐,他昨夜就忍不住把她吃干净了。

他有三天婚假,这时候自然不需要早起,心安理得地拥着娇嫩嫩的小妻子,蹉跎晨光。

是以,等梦曦睡足精神睁眼时,自己的手正被抓着又揉又捏,她还记得自己昨天嫁给润玉了,也就没有把手抽回来,只是半睁着眼看了会儿润玉的下巴,又想睡了。

润玉已经注意到她的目光,抓着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低头轻吻梦曦的额头:“我命人准备了早膳,都是你爱吃的。”

此时已近正午,早就不是用早膳的时辰了。

“我不想起。”身体比思绪更快地回答,沙哑的嗓音带着几分撒娇意味地拖长尾音,梦曦还没彻底清醒。

润玉闻言倒是一愣,还不等梦曦反应过来他便点头答应了:“既然不想起,就不起,只是你昨日也没怎么用膳,总该吃些东西再睡,穿好上衣坐起来,吃一点,好不好?”

梦曦那话说完就后悔了,她倒是想一整天赖在被窝里,可这样到底太丢脸了。不过,见润玉都这样说了,她顺水推舟应了一声,软绵绵地撑着身子坐起来,灵力在体内顺着经脉游走,分明已经驱散她身上的疲乏,她却还是觉得浑身软绵绵的没力气。

好不想动弹……

锦被还没滑下来,一旁润玉眼疾手快地用被子把她包住,一面快速换了身衣裳,拿起一旁梦曦的亵衣,送进被子里给她套上。

他也是第一次给姑娘家穿衣裳,好在不算复杂,很快就将梦曦穿戴整齐,这时门外才传来侍女敲门的声音。

“将东西放下便退下吧。”润玉随口应道,起身穿好鞋子,一转头又看见梦曦萎靡的模样,心里不由有几分好笑,面上神色不改,将床帏纱帘放下来,转身走去洗漱。

进来的侍女们小心抬头看了眼天帝,连忙低下头,目光不敢四处乱瞟,将手中的洗漱用品和早膳放在一旁,便连忙退下了。

室内恢复安静,阳光透过窗纱斜斜照进来,偶尔有水声响起。

润玉接过面巾净面时,纱帘后坐着的梦曦不知何时又软哒哒地躺了下去,润玉回眸看过去时便是一笑,拿着面巾走到梦曦身边,将她从锦被里捞起来,见她一脸困顿,忍不住红着耳朵问道:“当真这般累?”

墨色发丝垂落,撩过梦曦脸庞,她抿着唇半睁眼看向润玉,水汽氤氲:“又累又疼,我都很久没有感觉过这种疼了。”

“我错了。”润玉轻轻擦拭着梦曦面颊,低头轻吻梦曦眉心,他手中灵光一闪,一片五彩斑斓的龙鳞和一个晶莹剔透的钥匙落在他指尖,“只是不知,用这个能不能让你原谅我?”

龙涎香轻渺清冷,悠悠飘入鼻尖,这味道与身上这人是一样的,彩光落入半睁的眼,梦曦目光凌厉,猛地坐起身,若非润玉时刻注意着她的动作,只怕两人便要撞上了。

“逆鳞!”梦曦本还皱着眉头,不过随即想起这逆鳞是他幼时落下的,便放松了,抬头看向润玉,伸着手对准他指尖泛光的鳞片,“当真送我了?”

仿佛润玉一点头,她便要将之抢过来。

“这逆鳞……还有这把钥匙,都给你。这钥匙可管着璇玑宫的库房。”

梦曦霎时笑了,伸手从他指尖将龙鳞取走,徒留那把晶莹剔透的钥匙在润玉手中。

润玉看着梦曦捧着龙鳞开心极了的模样,又看看手中完全被忽略的钥匙,一种隐秘欢喜袭上心头,他一本正经好似十分疑惑:“这不过一片逆鳞罢了,哪里值得你翻来覆去地看?库房钥匙也不要了?”

梦曦这时候来了精神,拿着龙鳞摩挲片刻便将之收入丹田:“库房而已,我又不是没有,你的逆鳞就这一片,自然比别的珍贵万分!”

“再者,”梦曦双手攀着润玉肩膀,轻轻靠近他,“我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我成亲第二天你才不经意似的把这个拿出来,这个在你心里也一定很重要吧?”

被看破了心思,润玉轻轻咳嗽遮掩过去:“用膳吧。”他极快地将面巾放回,又端了早点回来。

一个上午似乎就这样过去了,下午梦曦总算愿意起身,两人收拾整齐出门。

太微荼姚因罪被囚,自然没有资格吃梦曦这杯媳妇茶,自然也没有人会要求梦曦早起拜见太微。天界鸟语花香,花团锦簇,似乎太微荼姚执掌天界的日子已过去很久,可其实不过短短半年左右光景。

梦曦拉着润玉在天界随意乱逛,这还是她第一次这般悠闲,无所事事地和润玉一起在天界散步。

璇玑宫外不远处那条天河,一如既往瑰丽梦幻,漫天星子落于脚下,悬在天边。魇兽叼着个小篮子蹦蹦跳跳走到润玉面前,却是梦曦先伸手取了个李子来。

“魇兽挑选水果的本事真是一如既往地好,不过也是奇了,它也不吃五谷,怎么挑的都这么好吃?”梦曦随手揉揉魇兽的头,转头将一颗樱桃塞进润玉嘴里。

“许是,天赋异禀吧!”润玉笑笑,含着甜滋滋的樱桃,奖励似的摸了摸魇兽。

“这三日,我们要怎么过呢?”梦曦不禁有些发愁,她平时也没什么娱乐活动,近几年还没有直接进入闭关都是因为润玉。

不巧得很,润玉平时也不是多活泼的人,一时也不知该和梦曦去做什么:“我有三天婚假,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要不回青云宗吧!天界应该没有什么三天后新娘子才能回娘家的规矩吧?”

“好。”润玉自然无有不应。

梦曦说风便是雨,当即拉着润玉回青云宗,恰好也将自己的朋友介绍给润玉,虽然似乎除了妙无,其他人润玉都认识。

妙无几人还滞留青云宗,一时半会儿没走,这时与润玉正式见面,几人极生疏地打招呼,梦曦才想起来润玉是和莲一几个见过,可除了莲一,离茵和云凉都是润玉附身她躯体时认识的,墨韵他也根本不认得,连忙上前打圆场一一重新介绍。

润玉看着这一仙一魔,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附身梦曦身上时,听见了却忽略过去的话,还有云凉当时诡异的行为态度,他稍稍蹙眉,随即还算平静地与两人打招呼:“久仰。”

云凉墨韵几乎是同时挑剔地看着润玉,最后在旁边梦曦“友好”的目光下点点头:“你好,我是梦曦的朋友,云凉/墨韵。”

话音几乎是同时落下,随即云凉眉目一挑,张扬眉眼目光嫌弃地瞪着墨韵:“我才是梦曦的朋友!”

“我也是。”墨韵眉目冷淡似含霜雪,平静无波地回到,只是不知他这模样哪里触到云凉的怒点,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出手,又开打了。

梦曦拉着润玉走到一边:“别管他们,他们经常说不到一句话就打起来。”

“这是妙无和莲一。莲一,你见过的。这是离茵。”

润玉一一打过招呼,态度淡然,谦逊有礼。

“施主有礼。”莲一妙无都是一样的温和包容,朝润玉含笑点头。

离茵打量着润玉,不知怎地总觉得这温雅有礼却疏离冷清的模样有些眼熟,见梦曦一直盯着自己,连忙礼貌地朝润玉点点头:“你好。”

几人见过面,离茵走到梦曦身旁挽着她胳膊,想把她拖到一边去。

梦曦见此只能朝润玉摆摆手,跟着离茵过去。这边妙无莲一两人站在润玉面前,两人脸上是相似的温和笑意,邀请道:“我们前几日下了一局棋,却一时陷入僵局,无法破局,听闻施主对棋之一道颇有见地,不知可否赐教?”

润玉看着梦曦被拖走的背影,回眸看着这两位明显与他有话说的出家人,点点头。

莲一与润玉对峙,妙无在一旁观棋。润玉执白,看着棋局思虑片刻便落子,僵局乍破,他也知道这棋局不过是借口,分了两分心思在棋局,更多的却是注意着莲一妙无两人。

莲一跟着落子,主动开口:“我与施主也不是第一次见面,没想到距离上一次见似乎也没过几年,施主便与梦曦施主成婚了。”

润玉想起那次忽然离魂,微微一笑。

妙无垂眸看着棋局,润玉出手便是扭转乾坤,手段温和却是步步紧逼,尤其他胸有沟壑,走一步看十步计算百步,莲一完全不是对手。妙无忍不住叹道:“施主与梦曦实在大不同。”

梦曦是个想做就做的性格,不是善人也非大恶,做事从不计算后果,从不思虑周全,年轻时如此,如今还是这样,喜欢便什么都不计较,厌恶也明明白白,出手便干脆利落,甚少拖泥带水。

“她和我自然不一样。”润玉含笑温柔看向梦曦的方向,回头看向妙无莲一时,收起脸上的情绪,平静问道,“二位既然有事要告诉我,不妨直说。”

莲一妙无对视一眼,莲一将棋子丢下,抬头看向润玉:“施主与梦曦成婚,也订下婚盟,自此便该生死相依,对否?”

“自然。”

“若是有朝一日梦曦不愿留在此界,施主又该如何?”妙无紧随其后。

润玉闻言一愣,不明白妙无为何会这样问,手却下意识地握紧,眉心不知不觉蹙起:“她和你们说了,要离开我吗?”不是,已经定下婚契了吗……

“贫僧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知道,若是有朝一日她不愿留在这个世界,施主是否能够舍弃一切随她离开?”妙无看着润玉几乎是瞬间脸色巨变,解释了一句。

一旁莲一看着棋局,慢悠悠道:“施主也知道梦曦的能力,她拥有跨越世界壁障的本事,本就是自由自在的人,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润玉顿时明白自己误会了,心中骤然绷紧的弦松了:“夫妻一体,她若不想留在这里,我自然也愿意陪她去别的世界。”只要她不离开我。

妙无自然能判断出润玉话中真假,也明白润玉情绪内敛,得到答案,他再次开口,语气比刚刚更加郑重:“施主不知,梦曦心中藏着一股戾气,不知由何而来,也不知因何而去。”

莲一接口:“我师父曾替她测算,约摸是漂泊无依因此生出戾气,有一天定姻缘可消解,如今看来施主便是她那天定姻缘了。”

“可须知,戾气生也易,消也易,虽是天定姻缘也未必一帆风顺。若是有朝一日梦曦心中戾气横生,施主也不一定能控制住。”妙无面容严肃郑重,带着一种托付感,“希望若有一日当真出现这种情况,施主能宽容梦曦。”

莲一语气就要刺耳得多,话语也更直接:“梦曦虽说脾气不好,动不动喊打喊杀,可心中对待珍重之人最是心软。人心易变,虽有婚契作保,但真的变了,她一心痴付,恐怕也舍不得对你做什么,所以……”

“不会的!”润玉皱眉打断莲一,但他也没有过多解释,他只需要确定自己绝不会变心的,只需要做给梦曦看就是。

梦曦与离茵在另一边,离茵打量着有些日子没见的梦曦,从袖子里取出烤肉:“这几天烤的,我也快回去了,也不知分开之后下一次再见面是什么时候了……”

“我若什么时候馋了,会去找你的。你若是需要帮忙,也可传信给我。”梦曦笑道,离茵算是这么多年来她唯一一个女性朋友。

“对了,上一次我们在星空荒原,你怎么了?忽然换了个人似的,吓得我以为你被夺舍冒充了。”

梦曦一愣,想起来那时候的事,眨眨眼,不自觉瞟向别处:“啊?有吗?没有吧!”

“罢了。”离茵见她这模样也不愿深究,毕竟两人算是朋友,但也不是特别特别亲近,“我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也该回去了,府上还有一味丹药未炼制。”

“好。”梦曦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留客的话,找来小弟子带离茵离开。

她转身走向润玉时,听见他的声音还有些奇怪,几步上前问道:“什么不会的?你们在聊什么呀?”

莲一眉目带笑,随意道:“我刚刚和你道侣开玩笑,说什么你以后会离开这里,他便有些激动起来。”

“我至今仍旧怀疑,你是不是迷惑了这位公子!”

“胡说八道!”梦曦走到润玉身边坐下,瞪了眼不正经的莲一。

“对了,你之前放在正法寺的玉牌是要送给谁的?准备了那么久,应该是送给很重要的人吧?”

梦曦有些不自在地岔开话题:“你有这个时间关心这些,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和妙无多多交流!”

“所以,是给谁的?”莲一问着梦曦,目光却看着润玉。

润玉也有些在意,转头看向梦曦,忍了忍,还是忍不住问道:“什么玉牌?”

“就……就当时一时兴起,准备了一个玉牌去正法寺祈福,如今弄好了,放在我的嫁妆里带去璇玑宫了。”

梦曦神态略有些不自然,她此时回想起自己当时向莲一提的要求,再看看如今那三样东西的去处,除了那颗固魂果夜弦用了,福鲤她准备养在璇玑宫的池子里,玉牌刻上名字送给润玉,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早早就对润玉有了企图似的,可她当初提要求就是随意提的啊!

“难得见梦曦也有脸皮薄的时候。”妙无笑着道,目光柔和地看着梦曦,随即那柔和也笼罩了润玉。

“至多再留一日,我便该回去了,正法寺事情多,可不如你悠闲。”莲一放下棋子,改了姿势坐得端正起来。

“我亦如此,主持召我回去主持论法大会。”妙无附和。

“随意。”梦曦摆摆手,本就是百八十年都不一定聚一次的朋友,根本也不需要在乎什么虚礼,“联系什么的还是照旧,有需要找我,最好不找。”

“还是可以多留一段时间的。”妙无笑着道。

梦曦一笑,低头看棋局,挽着润玉胳膊问道:“这是在下棋?谁赢了?”

“还没有下完。”润玉回答,拈一颗棋子在手中,看向对面的莲一,“莲一大师,请。”

莲一见此,也不拒绝,端正没半刻钟的姿势又随意起来。

……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润玉执掌天界,并不空闲,梦曦送走了几个朋友和还没受完罚的苏苏,便无事可做,整日跟着润玉,安安静静地仿佛他的随身摆件。

因为大婚,润玉把魔界事宜暂且搁置了,只是如今魔界的情况,再次将此事提上议程,他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入手。鎏英有孕,被关押忘川,她的父亲被抓。魔界如今固城王一家独大,固城王奸诈狠毒,倒也将魔界守得算是固若金汤。

他在七政殿与人议事时,梦曦就在旁边无聊地听着,此时正是太巳仙人提起近日忘川又有些不太平的事。

“陛下,忘川近日暗流涌动,时不时便有魔兵过界侵扰天界军帐,且毫无规律可言,天兵天将不堪其扰,众将士宁愿与魔兵干脆利落打一仗,也不愿这般被骚/扰。还请陛下早下决断,攻打魔界!”太巳跪地一礼,大义凛然。

五方天将竟也是这个意思,反而是润玉不愿轻易挑起战争。

“天界百废待兴,人才空缺,不宜兴起战事。”

太巳向前膝行两步,再拜:“陛下,魔界固城王在魔界不得人心,魔界看似固若金汤实则漏洞百出,我天界如今有妖界相助,与魔界一战必胜!如今正是统一六界的大好时机呀!”

“妖界羸弱,如今正是蓄养固本之时,天界亦不是能够开战的时候。太巳,你太想当然了!”润玉目光骤然凌厉,如利刃一般刺向太巳仙人。

太巳在天帝的威严目光下,忽然就没了继续请求的勇气,他一时竟忘了自己还想说什么,只犹犹豫豫有些结巴地喊着:“陛下……”

七政殿内,顿时安静下来,比起刚刚的热闹,此时的寂静更加让人感到压抑。但一时间,太巳等人傻了似的直挺挺跪在那儿不动,润玉也沉着脸坐在上首,两方竟成对峙状态。

“其实,攻打魔界,可以从他们内部开始瓦解的。”

清脆的属于女子的声音传来,打破这寂静。

太巳等人顺着声音看去,这才注意到坐在润玉身旁的梦曦,刚刚他们专注政务,竟然都没注意润玉身旁还有一个人。

亦或者,是梦曦刻意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太巳连忙对着梦曦一拜,又期待又急切地问道:“天后娘娘有什么办法?”

“太巳!”润玉锐利目光扫过太巳,看着梦曦时归于柔和,“你别参与这些,天魔大战是要背负因果冤孽的。”

“我们是天道认可的夫妻,便是有什么因果冤孽,本就该一起背负。何况我的确有影响更小的办法。”梦曦挨着润玉,面目平静,眼里笑意盈盈。

“还记得吗?我刚带着青云宗来这里的时候,魔界送了我几座城几块地。”梦曦朝他眨眨眼,“我大小也算是个魔界城主?”

润玉一愣,他还真不记得这件事,不过……

“你似乎从未管过魔界,本身又不是魔族,况且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只怕那几座城已经被固城王占领。”

“没有,魔界那几座城好好的,没被人占了,再者魔界鱼龙混杂,以实力为尊,实在不服,到时候一一打服就好了。”

润玉听着她这话,莫名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果然……

“你说,我要不要去当一当魔尊?我还真没当过魔尊呢!”

下方的太巳仙人、五方天将、雷公电母等人已经听愣了。

润玉严肃着一张脸赶走太巳等人,转头便抱着梦曦蹙眉询问:“你刚刚是开玩笑,对不对?”

“我没……”

“就是在开玩笑!不准一个人偷偷跑去魔界,知道吗?魔界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很危险!”润玉严厉地打断梦曦,看着梦曦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不省心的孩子。

“不是,”梦曦猛地就被润玉这个眼神刺激到了,语气有些古怪地提醒他,“夫君,你还记不记得我刚来的那一天,几招就把这方世界的神尊斗姆元君的魂都给捏碎了的事呀?”

梦曦觉得润玉质疑她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质疑她安身立命的实力!

润玉想起当初斗姆元君的死状,无话可说,他有些泄气地抱着梦曦:“我知道你很强,也相信你的实力,可是我不准你独自涉险,魔界如今情况不明,你不要擅作主张地跑过去,我会担心的!”

“好吧!好吧!”梦曦懒洋洋地答应,心里甜滋滋的,“我答应你不会一个人去魔界的,就算要去也会告诉你的,行不行?不过也好,我要是真当了魔尊,也只想做甩手掌柜。要不你先招收人才,我等等吧!”

不一个人去,可以带人去嘛!要告诉他,可以走之前留纸条嘛!不过还真是要等夫君手底下有能管着魔界的人,才能动手,不然到时候他恐怕要坐天帝的位置,干着天帝和魔尊的活了,太辛苦了。

润玉总觉得梦曦的话怪怪的,可也没听出哪里奇怪,只能作罢。

润玉此时抱着心爱的妻子,属于天帝的职责与架子缓缓卸下,下巴靠在梦曦肩颈处,他有些好奇地问道:“我从不曾见你管过魔界城池,也没见你去过,你怎么知道你的那几座魔界城池无事的?”

梦曦半晌没有回答,最后见润玉实在好奇,她模糊不清道:“我用了些手段控制魔城,你不会喜欢的。”

润玉也就没有再问了,他正要转移话题,忽然听见梦曦又道:“那手段平时不会危害人的,只要他们听话,就什么事也不会有。”

魔界里,她的几座魔城被碗一样的透明结界倒扣着,除了从城门规规矩矩走进去,没有其他办法进入,若是有人在魔城里打架斗殴,危及性命,会被结界拖走吃掉,所以自她任城主以来,虽然从未真正管过,魔城城内治安也挺好的,非常好!

润玉听着梦曦的解释,知道她是怕他介意这些,但其实他也没有多在意,可他还是听完梦曦的解释之后奖励似的亲了亲她的脸,他喜欢梦曦在乎他的样子。

等等!

“你刚刚喊了我什么?”润玉有些激动地起身,期待地看着梦曦。

“没喊什么呀?”梦曦看着润玉的模样,回想了一下刚刚自己说的话,有些不确定地重复,“夫君?”

往日稳重沉静得不行的少年人,忽然就有些眉飞色舞起来,他控制着自己的表情,抱着梦曦微红着耳朵尖哄道:“再喊一遍好不好?”

“夫君?”梦曦见他这般高兴,虽实在不明白他高兴的原因,却还是软着嗓子喊了一遍。

“嗯。”润玉还算沉着地应道,下一秒却有些忍不住,“再喊一遍,好不好?”

梦曦忍不住笑了,但还是顺他的意:“夫君!”

“嗯。”

“夫君!”

“嗯。”

“夫君!”

“嗯。”

……

梦曦没想到,一个称呼而已,让润玉这么高兴,这么兴奋,夜里被他缠着要她喊他夫君,她的声音从一开始的清脆悦耳喊到沙哑缠绵,她自觉今后恐怕无法直视“夫君”二字,下定决心,明晚不能被他哄了去!

此后几天,风平浪静,太巳等人虽然仍旧请求开战,但许是梦曦那日的发言太令人惊讶,再加上她的实力的确摆在那儿,太巳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不去烦天帝了,反而开始烦梦曦这个天后。

不过,比起脾气温和好讲话的天帝陛下,太巳等人显然更害怕梦曦这个无比凶残的天后,虽然一遇上就要跪地询问请求一番,但到底不敢太过咄咄逼人。

那一天梦曦实在被他问得烦了,冷着脸回眸睨着太巳仙人:“纵使本座现在就成了魔尊,带着魔界归顺天界,那又如何?你可想过后续?本座可没那个心思管理魔界,到时魔界归属天界,谁来管?你吗?你觉得你有这个能力吗?”

一番话可算是暂且让太巳等人清醒了些,于是润玉准备许久的人才选拔开始了。

润玉虽然也想不拘一格降人才,但想到如今天界人员短缺,时间紧迫,也只能用最简便的办法尽快筛选更多的能人志士。

梦曦在旁边提供技术支持,亲自布下阵法,筛选各方面都优秀的仙人担当如今空缺的职位,自然一些偏才也由润玉亲自斟酌选拔。

风神、水神、火神、御前侍卫统领、月下仙人、缘机仙子、八方天将府府君、他麾下空缺的三方天将……还有大大小小许多在这段时间被他剔除的各种仙职,小到一方山神,大到一地仙君,都要重新选拔。

甄别阵法中,由问心开始考验心性,而后仿佛树杈一般延伸出去,按照一个个考验结果顺着树杈抵达最后适合的位置。仙人在阵法内或许会以为自己经历了几生几世甚至几百几千年,但其实不过一瞬便从阵法这头走到了那头。

自然,职位分配之后仙人若不满意可以申请调任或是退出,只是这种情况很少。

这种办法,很快就把一些小的还有不太重要的职位填补满,至于一些关键职位,还是需要润玉在多个人选中选定一个。不过,润玉最是擅长洞察人心,又有梦曦在旁边帮忙,空缺职位很快补满。

一些位置,润玉决定破格设立两人甚至三人,譬如缘机仙子这个职位,关乎仙人下凡历劫,影响下界命轨,所以润玉增设一名缘机仙子,相互监督,关注凡间变化。又比如月下仙人事关凡间姻缘,增设二人,一人掌管红线,一人掌管姻缘簿,一人掌管风月笔,三人互相监管,不得随意更改凡人姻缘。

风神水神等职务更是设立副职,毕竟就如此次水神风神病重,司风司雨之事便无人可做。

当然,相关道具,由梦曦亲自提供,毕竟许多道具与天地因果规则相关,普通的仙器哪里有用。

几个月内,新选拔的仙官上任,熟悉了各自职务,八方天兵也得到补充,润玉也终于能够腾出手来收拾近几月在忘川不断试探扑腾的魔界。

梦曦看着润玉选出来的魔尊备选,心里觉得挺满意的,转身留了张纸条出门了:“夫君,我带着弥迩弥思出门去做魔尊啦!很快就回来!”

戴上黑色的面具,带着小二夫妻,这几个月她身上一直萦绕着的那种柔软的气息散尽,取而代之的是她一直以来的懒散淡漠。

魔界戒备森严,奈何梦曦是正经的魔城城主,没有魔会阻拦魔界主人之一。固城王这段时间加紧招收训练魔兵魔将,因为也没感觉到除了那个避世的魔城城主外的其他魔王,又进不去梦曦的魔城,所以他以为自己已经统一魔界了,便一直专注准备天魔大战。

这时候,梦曦身为魔城城主踏入魔界,固城王也有所感知,他此时正是空闲时间,最喜欢在地牢里看卞城王的狼狈模样,感知到其他的魔城城主,而且那城主实力还不弱,他怀着一股莫名的情绪离开地牢,下意识先调动了几队魔兵围着城主府加强戒备。

梦曦虽然不是魔族,但城主这个身份也让她很快明白魔界这地界上除她之外最强的城主在哪儿。她也不急着去当魔尊,先去了自己的几座城逛了逛,随后才带着小二这个地图往固城王所在处慢吞吞地走去。

润玉制定好行军计划之后,发现本该跟着自己的梦曦不在,他只以为她是先回寝殿休息了,于是回寝殿找她。哪知人没找到,倒是让他找到一张纸条,上面的内容实在让他惊讶又担心,慌乱袭上心头,于是本来决定三日后再出发的大军立刻开始整顿,他匆忙换上铠甲抓着赤霄剑马不停蹄地出发。

一路上,他保持着风雨欲来的沉默,面色铁青,看得本来很期待开战的太巳仙人等人心惊胆战,完全不明白平素温和淡漠的天帝陛下怎么短短一个时辰不到就成了这个模样。

润玉头一次这般恼怒又担忧,他气愤得在心里想好了,等找到梦曦,定要当场好好教训她一顿,让她再不敢这么擅作主张。

可与此同时,他又很担心,梦曦带着两个晚辈单枪匹马地跑去魔界会出意外,只祈祷他见到她的时候,她完完整整,平安无事。

他早就忘了,梦曦很强这件事。

只要她没事,他也不会真的狠心教训她,顶多……顶多打十下手心!

梦曦还不知道润玉担心得直接率领大军敢来忘川了,她正慢悠悠地往固城王府赶,还有闲情逸致和弥思一起摘了些魔界的妖花毒草玩儿。

“师叔,真要做魔尊呀?”弥思苦着眉头看着梦曦,说话声越来越小却还能让梦曦听见,“这一次我和弥迩应该不用帮师叔管这个魔界吧?”

“不用,很快就有人接替这个位置。”梦曦甩了甩溢出毒汁花朵,面具下白皙的肤,艳红的唇,在这灰扑扑的魔界似乎格外显眼,“要不是答应了夫君,不会一个人来魔界,我根本不想带着你们两个。”

“多少人想当魔尊还不能呢!你们两个还嫌弃!”

“师叔自己不也嫌弃?当年那个世界只是几个魔修宗门联合起来的魔门管起来都那么麻烦,这魔界只会比魔门更难管!”

青云宗没有所谓正邪立场,梦曦的立场就是青云宗的立场,有段时间梦曦混在魔修里面当了个老大,身为魔族还没收徒的弥迩和他的新婚妻子弥思被梦曦抓了壮丁管理魔门,那日子真不是喜好吃喝玩乐的魔族和半妖该过的!

劳心劳肺,累死累活,整天从早忙到晚,耳朵边就没有清净的时候,更别提还有一摞账本等着他们夫妻看!从那以后,他们两个对各种事务都是能躲就躲,尽量做到一次解决。

固城王待在府里,在城主府周围增派了一队又一队魔兵,可怦怦乱跳的心就是静不下来,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那是魔族本能在警告他,感知到危险靠近,快跑!

润玉站在云层上,看着不远处的忘川,脸色愈发难看。

一旁的太巳仙人终于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问道:“陛下,自半个时辰前起,您脸色就不太好,是出什么事了吗?”

润玉侧眸看向太巳,脸色更加难看,他忽然想起来,几个月前就是因为太巳一直催促念叨着出兵忘川,梦曦才会萌生做魔尊的想法。但他这时候不可能说,他脸色难看和提早出兵都是为了梦曦,不然天界许多神仙必然会因此对梦曦不满,他忍着紧绷到快断开的情绪,冷声道:“开战之际,即将生灵涂炭,你觉得本座笑得出来?”

太巳仙人感觉到了天帝语气中的火/药味,想到之前陛下一直不主张开战,自己又是一力主战的,有些尴尬地退后了几步。

说完这个借口,润玉想到等会儿将要开始的战争,脸色更难看了些,天魔大战的确是生灵涂炭,一旦开始他必定要背负千万因果罪孽,若是他孤身一人便罢了,偏如今他有了妻子,他做下一分罪孽,妻子便要替他背负其中一半,他实在不愿意如此。

统一六界从不是他的理想,他毕生所愿不过是平平淡淡细水长流的一份幸福。

现在,梦曦还在魔界,他不会也不能一到忘川就发出指令开战,只希望在他必须指挥开战之前,就能找到梦曦,不然刀剑无眼,战场上他怕他一时疏忽就没注意到梦曦,反而伤了她。

再怎么慢悠悠,以梦曦三人一步千里的速度,也抵达固城王府了。许是察觉到危险逼近无法躲藏,又或许是得到了天界陈兵百万于忘川对岸的消息,梦曦他们来时看到的是固城王站在沙盘布置军力的样子。

他抬头看向梦曦时,出于求生本能露出了个阴沉沉却有些恭维的表情:“这位城主也是来参与忘川战事?我在魔界搜寻许久也不曾找到别的城主,只能凭一己之力护着魔界,如今您来了,我也总算是有了个帮手。”

一席话说得实在好听,不愧是蛰伏了这么久的固城王,的确是能屈能伸得很,若是别的魔族城主恐怕一时半会儿会信他,可偏偏梦曦不是魔族。

“杀了。”

梦曦不想动手,旁边的弥迩知道自己今天就是来当打手的,当即出手擒住固城王。他前段时间在梵音界被妙无手把手教导,虽说过程的确痛苦煎熬了些,成果却是显著的,他又进了一个大境界。本来他和这些魔族城主打架,还是需要花些时间的,现在却是轻轻松松躲过固城王的袭击,瞬间掐住了他的命脉,只等随意一掐,就能取走他的命。

梦曦的指示是杀了,弥迩执行得完完整整,拧掉了固城王的脖子,看着他化作一团魔气,在他就要逃跑时,一手将魔气捏个粉碎。

“行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小二该很清楚吧?我很看好你们夫妻的能力的。”梦曦贯彻着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的原则,吩咐着弥迩夫妻,她只负责提供道具。

类似于她的魔城使用的阵法,掏了几十个给弥迩弥思,另外给了几瓶毒丹给弥迩,她看着可怜巴巴看着自己的夫妻,无奈道:“用剩下的你们自己留着,另外奖励两个诅咒娃娃和傀儡丝。”

弥迩弥思顿时高兴地去干活了,没办法,他们弥字辈的七人都不擅长炼器炼丹符箓之类的,他们的徒弟学的炼器炼丹这些辅修技能,全靠弟子们看书自学和梦曦偶尔指导,再加上梦曦出品,件件精品,他们能得一两件可不容易。

抵达忘川河畔,润玉居高临下看着魔界地域,目光不动声色地搜索着自己能看见的地方,希望能找到梦曦,可是都等那些魔兵按照固城王吩咐的部署就位了,他也没能找到梦曦。

他脸色越发不好,然而大战一触即发。

润玉目光逡巡了好几遍,就在他抬手,即将要挥下手发出开战指令时,一道尖锐的哨音响彻忘川,随即一个男子的声音伴随魔气扩散:“众魔将听令,撤兵!”

重复三遍之后,那男子声音又道:“固城王身死,魔界新主梦曦即位!发令,撤兵!违者,灰飞烟灭!”

又重复了三遍后,有个魔将不听话,大声嚷嚷着:“什么新主?哪个王八蛋在散布谣言?什么撤兵?”嚷了没几句,忽然爆浆了。

女子懒散淡漠的嗓音忽然出现,比刚刚那个男子的嗓音听着更柔软,却莫名令人觉得更冷:“听话,不然就和这只魔一样。”

“我只是想要魔界,至于魔界有没有魔都可以。不听话的,送入轮回。”

随意,浅淡,仿佛杀一只魔与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魔界寂静了,半空中的天兵天将们也安静下来。

即便已经有一只鸡在那儿摆着了,仍旧有猴不信邪,在几个识时务的魔将撤兵时,有两个硬骨头梗着脖子不听话,还伸手阻拦几个听话的,在他们伸手伸了一半的时候,手爆浆了。

纵使他们是魔,也觉得这场面实在骇魔得很。

※※※※※※※※※※※※※※※※※※※※

我知道这一本,我写得不好,其实构思挺好的,只是我写着写着就容易跑偏。文笔不够,早知道就留着以后写了,不过既然写了,不管好坏,还是有始有终的好。

所以,下一本写什么呢?

穿越者梦曦,登场成半残,全靠润玉一手照料教导,向润玉剧透之后,故事走向成谜(毕竟我写着写着走歪剧情也很正常,所以下列文字不要过分当真)

“我不会穿这个古代衣服,你教我好不好?”

“我不认识这个字,你教我好不好?”

“离那个女孩远一点,好不好?”

“我把所有都告诉你,你信我,好不好?”

“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此为润玉)

or

香蜜故事结束后的天帝,和一个本不想成仙,但偏偏功德浓厚一死成仙的刁蛮长公主梦曦

“我不想成仙的,你们非要我成仙,那好呀,你们都得听我的!”

“我不喜欢白色,那么丧气干什么?粉的黄的蓝的绿的,不好吗?”

“我最喜欢红色,陛下要是不喜欢,把我投入轮回就看不到了!”

“要娶我为妻?陛下确定?我刁蛮任性,眼里容不得沙子,听闻陛下有一个心上人,要是娶了我还敢三心二意,我不能砍了天帝,但我敢砍了你的心上人!”

(走向不定,反正看到时候人物反应,其实我蛮难接受润玉梦曦不是彼此初恋的,但是已经写了两个没受伤之前的玉儿,天帝却写得很少,总想补偿他。但是吧,他后期不争气,我怒其不争,又爱又纠结。)

在我这里,润玉的女主是梦曦,梦曦的男主是润玉,我这里他们是官配,不管过几个故事,都是他们,性格会改变,过程不一样,但结果总是润玉和梦曦幸福地在一起了。

喜欢香蜜同人之穿越世界来爱你请大家收藏:(www.53zw.net)香蜜同人之穿越世界来爱你53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香蜜同人之穿越世界来爱你最新章节 - 香蜜同人之穿越世界来爱你全文阅读 - 香蜜同人之穿越世界来爱你txt下载 - 梦璎珞的全部小说 - 香蜜同人之穿越世界来爱你 53中文

猜你喜欢: 万千非人类排队表白我贵妃有心疾,得宠着!重生之跟顶级豪门联姻后蚊香牌女主[快穿]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七十年代娇气包炮灰渣攻洗白手册[快穿]诸事皆宜百无禁忌穿成末世病弱反派的家养兔[娱乐圈]行星温柔坠落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画怖刑侦笔记嫁给一个和尚快穿反派他又软又甜今天也在努力求生[西幻]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顶级流量又撞脸了[娱乐圈]小老板阴差阳错快穿女配是个娇气包福运娘子美又娇我养大的崽变成暴君了反派宿主太凶残[快穿]
完本推荐: 召唤生存[末世]全文阅读星二代全文阅读畸态【BDSM】全文阅读后妈她翻车了[快穿]全文阅读男妻太嚣张全文阅读影后的佛系日常全文阅读泾渭情殇全文阅读弃少修仙全文阅读网恋翻车指南全文阅读你还野吗[豪门]全文阅读穿越之灵植师全文阅读思春期全文阅读军门长媳全文阅读[综英美]今天可以退休了吗全文阅读异世重生之至尊霸宠全文阅读穿成反派的童年阴影(穿书)全文阅读穿到七零当厂花全文阅读边将家的小媳妇全文阅读穿成反派总裁小情人[娱乐圈]全文阅读六零年代好妈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混沌弑神之兵藤一诚双后gl飒爽王妃专治不服快穿之今天也是个好人呢上门兵王重生之黎黎归来被甩后才知道男神在攻略我穿书之女配不干啦觊觎你的美荣耀:执迷为梦,以你为荣追随曹总混三国带着游戏回古代十岁修仙快穿之系统逼我做渣女全服第一炼器师[全息]道家祖师快穿大佬又美又飚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盖世长庆钻井人擎苍战神重生之我是皇帝抗日之黄沙百战我非痴愚实乃纯良今天的辅佐官也在劝我跳槽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极品神棍小村医[综主fate]论如何成为一个人见人爱的丧尸皇小魔女她又作妖了刑事侦查笔记

香蜜同人之穿越世界来爱你最新章节手机版 - 香蜜同人之穿越世界来爱你全文阅读手机版 - 香蜜同人之穿越世界来爱你txt下载手机版 - 梦璎珞的全部小说 - 香蜜同人之穿越世界来爱你 53中文移动版 - 53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