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3中文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 >> 井中炼狱篇·八

井中炼狱篇·八

这群人虽然是组团而来, 还趁着卫知的帮手不再, 但这不代表他们就有胜算。

卫知没事的就喜欢打坐, 平日也不吃喝,连个下毒的机会都没有。

一行人无计可施, 想着与其被对方狩猎,不如直接出击,还能占据主动权。

最先发动攻击的是肖九泉,并不是他鲁莽, 而是其他人都不愿意打头阵。

肖九泉虽然是个鬼魂,但却是厉鬼, 因此一出现就召来阵阵阴风。

当然召唤这个并不是为了吓唬人, 毕竟身为仙人, 卫知是不可能被轻易吓到的,这些阴风带着鬼力, 能玷染卫知的仙人, 对她的仙体造成一定的伤害, 这也是肖九泉打头阵的原因之一。

这些鬼气无孔不入,能钻过覆盖在卫知身上的金元素防护罩, 的确让她感受到了一定的痛楚,但这比起被红莲烈火灼烧的痛还差个十万八千里里,卫知自身的忍耐力又极强,故而基本等于瘙痒。

卫知从打坐的石床上起身,白衣就如刚入井时的洁净无暇,显得一身落拓。

她竟然没有束发, 三千鸦发随意披散,因身形颇为健美,故而丝毫不阴柔,反而显得放荡不羁。

她启唇,说的话竟是:“多活几日不好吗?”

对,这是她给予其他人最后的仁慈,那就是不主动出击。

鬼某人也是不会主动攻击的,他入井中这么久其实一个人都没杀,只是跳来跳去像个青蛙一样好差别躲避攻击。

所以,只要他们不出手,在这井中活个百年千年的根本不是问题,然而没有人相信卫、鬼二人会就此放过他们,毕竟来这里的除了少数倒霉鬼之外都是怀着封神宏愿的。

与其战战兢兢度日,还不如来个痛快。

卫知的话显得太高高在上了,简直令人生厌至极,使得肖九泉和几个在暗处的人都感到不悦。

肖九泉没有发怒,他是个沉稳的人,并未为区区七个字而动摇,继续加大鬼力的释放,发狂地攻击她,并且瞬移到了她的跟前,祭出锋利的鬼爪,试图撕裂她的仙体。

然而卫知的身形就像是闪电般一闪而逝,鬼瞳竟也只能观测到一抹白影一闪而逝,之后的行动更是神鬼莫测。

卫知出现在肖九泉背后,肖九泉立即转身,可卫知又消失了,肖九泉再度转身却没有看到白衣的她,卫知一闪只不过是假动作,她还在原来的地方,并朝着肖九泉释放了三十三枚利刃。

之所以不是成百上千是因为不需要。

肖九泉浑身笼罩着漆黑的鬼气,自认为安全,却被轻易地破防。

他临死前还在希求暗地里的同伴抓紧这个时间进攻。

卫知忙着攻击他,自然疏于防守,能让其他人抓到空门。

有很多人怀疑为什么武侠里,明明该是团战的情况,却总是一对一,其他人在一旁看戏加分析,那是因为如果不能找到对手的破绽,上几个人都是送死,只有在队友跟对手疯狂对打的时候,找到对手的空隙,乘隙而入,方有可能胜利,也不愧队友的苦战甚至牺牲。

魔族的冷杉及时出手,试图杀死卫知并挽救肖九泉的性命。

冷杉的武器是一把骨刀。

据说那刀是远古神明的一根肋骨,锋利无比,可弑神杀佛——对付一个区区仙人应该是足够的。

骨刀朝着卫知的后背狠狠劈下……

卫知在一瞬之间杀死了肖九泉顺便抬手挡住了骨刀,当然她并不是空手接白刃,而是在极端的时间内在掌间凝聚了一把金剑,堪堪格挡住了骨刀。

冷杉先是为卫知的反应速度感到震惊,接着看到肖九泉缓缓倒下,目中惊骇无比,且透出憎恨。

跟其他转眼互相背叛的塑料兄弟不同,冷杉和肖九泉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兄弟,从冥界和魔界之间的暗战中互相保护,存活至今。

见好兄弟死了,冷杉痛苦万分,又只能压抑着这份痛苦,继续向卫知发动攻击。

卫知已经在这个井地呆了三年多了,不过在她的时间感里不过是三个月左右,因为漫长的修炼与杀戮时间让她的神经完全麻木了。

不仅仅是对时间感到麻木,对杀人也完全麻木了,她能察觉到冷杉眸子里对她的痛恨,以及对兄弟的深情,可惜,她居然变得无法理解,而且丝毫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有任何羞愧——按照她原本的性子,就算是非杀不可的人,只要不是像西门阳关那样的混账,她对少会有一丝负罪感,如今却是完全没有了。

她凝视着面前俊秀的魔族,眸子里无半点感情。

与满脸情绪的魔族青年比起来,这白衣飘飘的仙人更像是个恶魔。

卫知冷峻的面容上释放出一丝杀念。

接着,她顶着骨刀的压力与神劲,将冷杉往洞外推,冷杉素来力能扛鼎,却在白衣仙族随手凝练的刀锋下节节退败。

藏在洞外石滩岩块后的人类少年森宇急了,扯了扯一旁杀人魔于涟的衣袖,“你快去救救他!”

于涟除了杀人的时候会露出兴奋的激烈情绪之外,平日里根本毫无感情波动,“凭什么?”

凭什么,他死就死于我何干?

“我们是一起的,如果他死了,那么接下来就是你我了,这个时候我应该合力击杀敌人啊!”森宇急道,他的澈眸里已有了泪光。

“可是就算他活下来了,最后死的还是我们。”

“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已经毫无胜算了。”

这么说的时候于涟终于有了表情,居然是个欣然愉悦的笑容,仿佛即将被团灭的不是自己人,而是敌人,好像那个大肆杀人的不是卫知,而是他自己——他又在意识里将画面里卫知的容颜替换成了自己。

“于涟!你清醒点!”森宇给了于涟一个耳光。

于涟愣愣地回神,笑容消失,不过还是没有要去帮助云杉的欲望,因为他只是个人类。

平日里杀人也好杀魔也罢,于涟都是潜藏暗处或者装成无辜样趁对方不防备下杀手的,可于涟跟鬼某人交过手,十有八九,卫知肯定知道他秉性的。

不过这些也不过是借口罢了,于涟其实是在卫知冷冽恐怖的表情与怒发的杀气中退却了,当然也兴奋了。

一般人在这样强烈的杀气下动都不能动,或者直接被吓瘫软,于涟和森宇不愧是活到最后的人,都没有明显怯场,但这不代表他们潜意识里不畏惧。

于涟不支援,森宇见冷杉要战败了,心神失守,不管不顾出去,不知是想去帮忙还是去保护。

可他只是个弱公子啊,上去了都是添乱。

果然,冷杉心神失守。

卫知察觉到这一刻对手的动摇,居然邪冷一笑,转而朝着森宇发动了攻击——这行为,在过去,绝不可能发生在卫知身上。

冷杉见森宇收到攻击,想也不想就飞身去阻挡。

那是一万只尖刃……

所谓的“万刃穿心”不过如是。

冷杉的死状凄凉无比,他张开双臂为森宇编织了一个保护网,森宇睁大了眼睛,面露震恐,森宇却朝着他弯唇微笑,似乎想要宽慰对方。

冷杉轰然倒下,接着森宇的眼眶就红了。

这样人间凄惨的画面丝毫没有引发卫知的共鸣,她已经完全魔怔了。

她迈着不疾不徐的步伐,携着优雅而冰冷的微笑,一步步朝着森宇走来。

“你很喜欢他吗?”

卫知问道。

龙阳之癖不为世所容,森宇不知是真不喜欢冷杉,还是羞于承认,摇了摇头。

“不管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你都是要去陪他的。”卫知微笑道。

她像个白衣俊美的魔鬼。

这一刻,森宇感到了悲伤和畏惧,为即将死去而悲伤,为面对真正的死神而恐惧。

不过下一刻,他恢复了自己生性的乐观与从容。

他张开手,仰起脖子,道:“好,我去陪他。”

“这算是万丈深情吗?”卫知的语气里竟然有了一丝讥讽。

讥讽是因为她不懂,她已经无法理解这样深刻的“友谊”。

人们对自己不理解的东西总是大加嘲讽。

“不。”森宇摇了摇头,“我确实很珍惜跟他们的友谊,但是更重要的是,这已经够了……能在这个人间炼狱里见识那么多灿烂的悲惨的光景,结识这些有情有义的人,受他们的庇佑……我此生,足矣。”

卫知的眸子闪过一丝迷惑,

曾经的她其实也不是特别能理解的,但至少不会这般全然不解。

很快他放弃了思考,在这种鬼地方关于生命意义的思考是无意义,甚至拖后腿的,人们往往在迷惘的瞬间被敌人杀死,所以她抛弃了怀疑和迷惘。

“你不怕死么?”卫知冷声问道。

森宇惨笑,“我怕……可是我知道你是不可能放过我的,与其无谓地逃窜,在恐慌中不可终日,还不如死得干脆利落,也体面些。”

“好,那么,我送你。”卫知说。

旋即她没有丝毫犹豫地朝森宇掷出了飞刃——

森宇临死前听到了风声——那是她脖颈动脉的血喷溅而出破风的声音,那样动听,是生命终结的尾音。

他死得并不怎么痛苦,因为死神在眨眼之间即驾临。

卫知对他,并没有像对鬼族青年那么狠辣,只是单纯的——见血封喉。

只剩下于涟了。

这个猥琐的,胆小的,嗜血的,疯狂的人类,藏在岩石后目睹了同伴逐一的死亡,对自己的行为丝毫不感到羞愧,反而欣喜——他眸子赤红,眼球上的毛细血管稀疏爆裂,他呼吸粗重,为卫知绝美的杀技感到迷醉。

“杀了我,快……快来杀了我……”于涟魔疯地喃喃,望着卫知的眼眸就像是望着自己信仰的神,杀戮之神。

卫知皱了皱眉。

杀死这样低弱又疯癫的人类,对她而言毫无价值,甚至觉得脏了手,这就跟人类能轻易捏死一只蚂蚁,但往往不会特意去捏,因为昆虫的汁液会让手变得恶心而肮脏。

于涟见卫知不过来,变得失魂落魄,过了一会儿,他振作起来,朝着卫知走去。

卫知还是没有出手,当于涟走到距离她支持距离的时候,她突然退了一步,竟没有杀死他。

“为什么?为什么?”于涟感到痛苦,抱着头跪下,“我知道自己死定了,我亲眼看过你杀人,杀了无数人,你的杀人技术越来越精湛,这都是我一步步看着的……所以当他们说要杀你的时候,我心里是嘲笑着的,可我不阻拦,最后死得充满希望总比死得绝望好……”

“你到底想说什么?”卫知感到烦躁。

“我想说什么?对啊,我想说什么?”于涟脑子本来就有问题,这会儿已经完全混乱了,他眼眸神经兮兮地四下转着,接着他忽然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对,是为了被你杀死,我要死得好看,成为你手下的艺术品,这样我才有死得其所。”

于涟朝着卫知的方向跪了归来,想要抓住他的袍角却被躲过去,“求求你,杀了我,干脆利落地杀了我,就像是对待那三个人一样。”

卫知不喜,转身离开,打算让于涟自生自灭。

于涟见她离开,懵了,接着他似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站起来,朝卫知发动疯狂的攻击,希望借此逼迫对方杀死自己。

可惜这个人类的杀人技实在不怎么样,连卫知的袍角都抓不到,总是被完美地闪避。

卫知烦到不行,驭器而行,凡人追之莫及。

于涟被留在原地,愣怔许久,接着掩面啜泣起来,像个被母亲抛弃的婴儿。

那哭声竟逐渐变成嚎啕大哭,一直哭到声嘶力竭,哭声喑哑。

最后,于涟只能颤栗,拔剑自刎。

于涟原地转了半个圈,像是古时候的英雄,又像是戏台上的霸王。

他死了,死得很艺术。

于涟最后的杀人杰作,是他自己……

可惜,无人能够欣赏。

卫知怕被追上,一口气来了远山之巅。

她睥睨下方,发现了鬼某人。

鬼某人竟然吃独食,直接在山脚下架起锅,也不知道是哪儿捡来的锅,里面装着来历不明的菌类和蒸馏过的水,烹煮得香气扑鼻,老远的,卫知都能嗅到一丝丝鲜香。

如今,井中就只剩下他二人了。

喜欢(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请大家收藏:(www.53zw.net)(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53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最新章节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全文阅读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txt下载 - 鬼畜无害的全部小说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 53中文

猜你喜欢: 有钱穿成残疾男配协议妻[穿书]李教授的婚后生活渣了我后,他们悔不当初先生,你领带松了[综]BE拯救世界七零妇产圣手九零之反派的小可人儿不孝子(快穿)一觉醒来世界末日了星汉灿烂,幸甚至哉艳鬼权臣娇娘斗罗之草总很忙我跟天庭抢红包重生之网球天后穿成女配她夫君(穿书)富贵爸爸贫穷儿[七十年代]驸马是个蛇精病都市之无限返现老娘的少女心啊[快穿]信长是个女魔王王爷今天弯了吗?[重生]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五年破镜,三年重圆撩她很甜
完本推荐: 我的秘书会捉鬼全文阅读慈母之心[综]全文阅读重生豪门:宫少宠妻太凶猛全文阅读前任遍仙界全文阅读汝妻,朕养之!!!全文阅读鉴绿茶专家男主(快穿)全文阅读贵妃娇且媚(重生)全文阅读男主攻略计划[穿书]全文阅读甜蜜臣服[娱乐圈]全文阅读念念不敢忘[娱乐圈]全文阅读青山看我应如是全文阅读全世界最好的暗恋全文阅读反穿回来我成了满级大佬全文阅读人设不能崩[无限]全文阅读女炮灰的红包群(快穿)全文阅读王爷的军师男妃全文阅读神棍下山记全文阅读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全文阅读唇齿之戏全文阅读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开局一个小乞丐继母难为我老公管我超严的赘婿当家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长错付之不悔不归斗破之无上之境蚍蜉传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影视世界王牌特工美女老婆爱上我女神的超级赘婿热血残兵终极系列之最强死神允你怦然无余生重生八零悍妻来袭重生九零:天降小财媳我在末世捡空投都市之近身战神神医赘婿我的老婆是模特霸天武魂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诸天之书美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天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邪肆太子妃洪荒之永恒国度快穿之养老攻略回档少年时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txt下载手机版 - 鬼畜无害的全部小说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 53中文移动版 - 53中文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