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3中文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 >> 井中炼狱篇·九

井中炼狱篇·九

鬼某人煮菌汤, 手里拿了把蒲扇给炉火扇风, 脸上满是期待, 卫知远远的看着,漠然的神色浮现一抹微不可见的触动。

她好像忘记了什么……

熬汤这么麻烦的事情值得这般高兴吗?

她不急着去找鬼某人, 站悬崖上坐下。风拂过,黑发在她背后飞舞。

鬼某人见汤熬得差不多了,不知从哪儿变出了把长柄的汤勺,兜了勺汤汁, 嘟起嘴巴轻轻吹散热气,浅尝后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之后, 他拿出不知道哪儿弄来的藤木碗盛了一碗, 连菌带汤细腻品尝, 神情悠然,时而浮现幸福满足的表情。

菌类被吃掉了, 他仰起脖子, “咕咚咚”一口气喝下剩余的汤水。

接着他又盛了一碗, 一碗接着一碗,直到锅汤见底。

这整个过程里, 卫知都只是等着,不去打扰,偶尔瞄上一眼,眉头微皱。

卫知空前有耐心地等着他将美食吃完,还等他坐那儿抱着鼓鼓的肚子消了一会儿食,这才飘然现身。

见卫知突然出现, 鬼某人毫无意外之色,仰起头,冲着她笑成一朵太阳花,“你来啦。”他道,仿佛等她许久。

“你知道我要来?”卫知冷淡地问道。

“当然。”

“那你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吗?”

“知道,”少年还是笑,灿烂的似乎能照亮周遭的阴暗,“你是来杀我的。”

这是人间炼狱,永无天日,唯有熔岩河流焕发着亮红的光泽,只有红莲业火偶尔照亮方寸之地。然而少年所在的地方,总是予人春光明媚,万里生芳,莺飞草长,现世安好的感觉,令人享受。

如果是平日里,卫知或许去享受在他身边的片刻安宁,可如今,事情该有个了断了。

“知道你为什么不跑?”卫知顿了顿,“难道你就那么自信我杀不了你?”

卫知是个骄傲之人,尤其是在杀了那么多人之后,她基本已经目空一切了。当一个人可以生杀予夺,肆意妄为,感受过暴力带来的强权与极致快感,享受过君临天下般的滋味,便会变成如她这般的怪物。

——无情无义,冷血无泪的浮世恶魔。

少年鬼某人与之相比简直是就是天使,是永远活在阳光下,不会被玷染的洁白魂魄。

可少年一点都不怕这个魔鬼,而是自信又快乐地说:“你杀不了我。”舌尖仿佛含着糖,发出来的音清甜甜的,带着丝小自得,像是偷了蜂蜜藏好的狗熊。

“哦,”卫知无比漠然,“不如试试?”尾音上扬,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邪妄。

卫知以为少年不会答应,正想逼迫他出手,结果他就像个小孩那样,望着脖子张嘴喊了声长长的:“好~”就仿佛被妈妈问是否要去游乐园。

这样与情况违和的语气与表情,让卫知感到非常不舒服,她深深皱眉,“那你给我起来。”

鬼某人始终席地而坐,毫无防备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决战中的人,让他的对手没有半点被尊重的感觉。

鬼某人抿唇,有些不甘不愿地站起来,不过还是那样束手束脚地站着,并不像要出手。

卫知感到些许头疼,最终还是选择自己动手,逼迫他出招。

其实,卫知这样的行为跟之前来找她的四人团没有区别,同样是放弃长居此地,主动找死。

这地方太黑暗,太无聊,没有人愿意在这里久留,所以人们都宁可决一死战,也不想在这个地方一起活下来。

也只有少年,一副在哪儿都能活得很好很愉快的样子,估计若非飞天井里皆屠夫的情况,他都能搭个篝火出来,聚众开歌舞晚会。

卫知的攻击毫无作用,少年设定了距离“一米”,卫知连他的衣角都摸不到,就像是她之于于涟,就像人类之于仙神,无能为力。

卫知生出愤怒,“你想一辈子维持着这样的距离吗?”

“可以哦,反正我也不想对你酱酱酿酿。”鬼某人用害羞的语气道。

卫知差点气晕厥,“那么你要一辈子呆在这井底吗?”

鬼某人思考了下,他是个活泼开朗的性子,整日里找着乐子,就算到了屠夫之国亦不曾消停,怎么能忍受在同一个地方,且是极其无趣的地方常住?

果然,鬼某人摇了摇头,“这不可能。”

“那么你……”卫知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牙关紧咬,似难以启齿,最终还是从牙缝里挤出生于的几个字,“……杀了我……”

没有人愿意求死,但人们更讨厌等死。

还不如给个痛快。

“……”鬼某人难得地沉默了,手托着下巴似乎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儿,他放下手,抬起头,凝望着卫知,问道:“你就那么希望——”

卫知以为他要说出跟自己之前相似的台词。

结果,鬼某人的后半句是:“——接受我爱的教育吗?”

卫知没能明白过来,愣在那里。

接着她很快就明白了,因为鬼某人终于“出手”了。

并非拳拳到肉,并非刀剑相向,鬼某人使用是远程攻击,这在六界物种里并不少见,除了人类、动物和魔族,很少有高级智慧生物喜欢肉搏,但问题是鬼某人操纵的是业火,红莲业火……

“这不可能!”卫知情不自禁道。

红莲业火是生于空气中的纯净元素体,区别于其他的火元素,能够灼烧灵魂,没有人能操纵它,它仿佛是六界之外的生物,却审判着六界之内的所有。

之前有不少擅长使用火元素的人自作聪明去尝试操纵红莲业火却遭到了反噬。

他怎么可能不畏惧业火,还能收为己用?

卫知来不及思考,业火已经撞击上了她的衣袍,而她却完全躲不过,不管她怎么闪避都会被追上,最终,明艳的火花跳荡在雪白的衣袍上,照亮了上面银色的暗纹——兰草、水波,都是素雅的琢饰。

火焰迅速往上攀爬,她想要驱散它,却根本不可能。

火焰带给卫知灵魂被象足碾过般的痛楚,而在这痛苦之中她还要保持着思维的冷静,‘怎么回事?’她流着冷汗,瞪大眼睛,却无法阻止视野的逐渐模糊。

难道鬼某人不但能控制他人与自己的距离,还能控制万物之间的距离,为什么?

答案太过于恐怖,以至于卫知不敢去想——

要么,他是自定规则的人;要么,他就是规则本身!

“你到底是什么?!”卫知冷怒地喝问。愤怒是软弱的另类表达,恐慌是心头的野草,一旦诞生就难以遏制,只会疯长,唯一能接触这野草的方法,只有解决未知,晓通危险的本质。

她问的,不再是‘你到底是什么人’,也非‘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而是‘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你是神?是魔?是天外之人?是主角?是反派?还是某种伟大意志?

卫知不禁怀疑这个世界不单单是一本言情构成的,毕竟不管怎么看格局都太宏大了,如果说女主姜晴雨/南天晴能涉及到这些层面,亦是与神魔有旧之人也就罢了,可她偏生只是拘于小言格局里,那不是表示其他的场景都是没必要的吗?

飞天井为什么会存在,难道南天晴和江白墨以后会来?还是说这根本就是另一个故事的场景?!

那么面前这有着澄澈眼眸的少年在‘这个故事’里又扮演着什么角色?龙傲天主角?幕后大反派?

一时间,卫知仿佛坠入了思维的黑洞。

“喂喂喂,你别想些乱七八糟的。”少年什么看穿了卫知的心思。

卫知心有震动,却不动神色,“你能读心?”

“这个嘛……”少年杏眸一转,狡猾道,“你猜?”

卫知觉得这仿佛是个傻逼,懒得跟他纠缠于猜不猜的游戏,“你说也罢。”

卫知逐渐适应了这些衣上烈火,再度尝试性做出攻击,依旧无用,看来少年并不会因为进攻而有失防守。

“你不痛了吗?”少年睁着大大的眼睛,无辜的问。

“痛。”但已经麻木了。

似乎,卫知已经一败涂地了,可是她内心的不甘唤醒了某些东西,那是一种意志,一种强烈的能够扭转胜负,将敌人直接钉死在墓碑上的意志。那种意志凝练成了一把巨剑,直直地朝着少年冲杀过去,并且直接突破了他的距离规则,直扑他的面门。

鬼某人的眼眸亮了亮,似乎有些开心,“终于来了……”他低低叹道,抬手接住了那巨剑的锋芒,勒令它停住。

这不是距离设定,而是用空空如也、不粗不壮、白白净净的双手接住了那巨剑。

“这不可能……”卫知喃喃。

这道意志就是天道意志,曾经仅有半道就差点杀了魔君莫问天,如今这是完整的一道。

“还不够多,还不够多。”鬼某人欣慰地笑着说,巨剑上的意志逐渐被他的双手消融……

失去意志支撑的巨剑轰然倒地,发出巨响。

鬼某人看向卫知,笑眯眯的,在卫知眼里,却比恶魔更加可怕。

“还有力气打我,你这个笨蛋,我看你是不够痛。”他仿佛教训儿女的大家长般道,接着,他随手召唤来了无边的业火,聚集了几乎整个井中的红色焰火,全部送到了卫知的身前,将之吞没……

卫知在绝对的意志前避无可避,像是早已经被钉死在死刑架上的罪人,被炽火的牢笼困锁在了原地。

磅礴的痛楚从她的灵魂内部碾过,她压抑不住痛呼,死死咬住嘴唇,咬得出血,口中依旧会飘出可怜的哀吟。

她的目光写着怨怒瞪着鬼某人。

鬼某人摊手,瞪眼,嘟嘴,无辜脸,“你别这样看着我,是你自己非要我出手。”

“我是……唔……”卫知一张口就忍不住发出苦吟,“叫你……杀了我。”而不是叫你用这种方式折磨羞辱我。

“唉……”鬼某人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

他能操纵红莲业火,自然也能操纵更致命的武器,如果是那样的话,卫知早就死得不能更死,凉的不能更凉了。

“这样就放弃生还的希望了?”鬼某人惋惜道,“果然是没了感情之后,连对自己的怜惜都失去了吗?”

感情……

那些东西早就已经在漫长枯燥的杀戮生涯中被她丢弃了,否则她活不到现在。

“无聊的家伙!实在太无趣了,跟个尸体似的!我不陪你玩了!”鬼某人突然任性甩下这句话,转身离去,留下被业火团团包围,寸步难行的卫知。

“喂……”

鬼某人在卫知的眼前消失了,她透过赤色的烈焰看到少年藏青色的背影像是空气一样蒸发了。

这不可能……

这里是飞升井,没有人能在封印阶段擅自离开这里,除非他杀了她,成为最后一人。

难道……我已经死了?

卫知很快就知道自己死没死了。

无数亡灵从尸骸堆里飘起,那些灰色的、黑色的残碎魂魄,那些邪恶的、残暴的恶鬼,他们携着生前的不甘和恶念,从幽冥中醒来,睁开了眼眸……

一双双猩红的眸子盯着卫知——这里唯一的生者。

除了本身就是冥鬼的家伙魂飞魄散了之外,其他大部分人都没有死得彻底,多半留下了三魂。

这些灵魂散掉了七魄,失了前世的记忆与灵智,只知道凭着本能去攻击生人,以此吸取生气,以此试图掠夺生魄。

所有的恶灵、魂魄都携着剩余的业火朝着卫知扑杀过来,一张张鬼口咬在卫知的身上,撕咬她的仙体,蚕食她的筋肉;没有形体的灵魂碎片也冲撞着她的肌肤,使得原本护体的金属元素全部被撞开,鬼气入体,灵脉俱损,苦如抽筋,痛如剥皮。

业火灼烧着她的灵魂,恶鬼啃噬着她的肉体。

卫知发出痛苦的嗥叫,就像是地狱中的恶鬼。

万鬼自身的痛苦全部被转嫁在了卫知身上,构建成属于她一人的无间地狱。

仅凭她一个人发出了整座地狱的苦痛之音,“呃……啊!!!!!!!!!!”

喜欢(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请大家收藏:(www.53zw.net)(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53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最新章节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全文阅读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txt下载 - 鬼畜无害的全部小说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 53中文

猜你喜欢: 一觉醒来世界末日了女主的路人妹妹(穿书)迟归乱臣豪门儿子得一送一撩她很甜如何让情敌爱上我[快穿]媚色可餐(穿书)权臣娇娘必须治愈霸道魔头[快穿]她是草莓味软糖大佬们偏偏宠爱我一人五年破镜,三年重圆富贵爸爸贫穷儿[七十年代]姜宝的佛系女配日常[快穿]义姐我跟天庭抢红包炮灰女配的日常(穿书)综快穿之炮灰男的逆袭快穿之九号系统[综]BE拯救世界黑粉穿到你身边[娱乐圈]斗罗之草总很忙穿越之争做宠妃老娘的少女心啊[快穿]琉璃满京华
完本推荐: 离婚后前夫有了[娱乐圈]全文阅读偏执深情全文阅读齐王今天也在混吃等死(重生)全文阅读你是人间细枝末节全文阅读爷是病娇,得宠着!全文阅读我在逃生游戏里无限作死全文阅读女配的花式自黑[快穿]全文阅读鉴绿茶专家男主(快穿)全文阅读反派亲妈不好当全文阅读古代农家子的科举之路全文阅读他会飞全文阅读穿成反派的童年阴影(穿书)全文阅读表姑娘全文阅读穿成反派的炮灰前妻(穿书)全文阅读道系快穿全文阅读元婴大佬在星际全文阅读过野全文阅读乖,别怕我全文阅读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全文阅读重生八零小娇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佛门狂徒关联农门医后最强赛亚人道界天下第一赘婿修佛传记贴身妖孽保镖丹武双绝西游路上有妖魔重生辣妻:傅爷,轻抱!天才酷宝火爆妈咪妙手神农神级系统从小猫开始进化一世葬,生死入骨种子培育大师极限保卫大隋天帝传香火炼神道旧货店灵异事件簿综漫世界的幻想都市之我爸是首富拼爹日常:佛系少女在古代僵约之至尊天师云中何处意阑珊(穿书)隐婚厚爱:江少的神秘丑妻超神暴发户残魄御天洪荒之魔祖罗睺贴身兵王俏总裁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txt下载手机版 - 鬼畜无害的全部小说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 53中文移动版 - 53中文手机站